上戏新生开学第一篇:师者故事

060911_p28.jpg


    教师节当天,牛犇以及老艺术家的师者故事,成为上戏2018级新生的开学第一课。干这行,确实有吸引人的地方,83岁老演员牛犇对上海戏剧学院新生说,鲜花和掌声更多时候是“传说”,“不瞒你们,我拍电影70多年,浑身上下有七八处伤,其中一些都是与生命得失那么接近……”


    今夏,年过八旬的牛犇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,20天后他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来信。可牛犇对00后们说,自己其实“没资格”站在艺术院校的讲台上,因为“我从没读过什么学校”,当年就是为了生活选择了这个行当。老爷子打趣说:“我是来看看你们,看看你们会不会成为优秀导演、编剧、演员,因为我还要靠你们继续‘吃饭’呢。”新生们听了,纷纷大笑。但转念一想,大家就明白,这其实是牛犇老师抛来的希冀。因为他非常明确地告诉大家,真的要干这一行,还得有足够的精神准备,鲜花和掌声背后,更多是付出乃至奉献。牛犇特别强调:“现在,我把你们看作未来的伙伴,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文艺工作者,让我们一起继续努力!”


    国家一级演员、上海表演艺术协会会长佟瑞欣透露了他与老师牛犇的故事。前年,佟瑞欣主演影片《邹碧华》,片中,牛犇的戏就一场,但牛犇却一早赶到片场,提早进入角色。佟瑞欣说,从《龙须沟》《牧马人》到《泉水叮咚》等,牛犇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正是短短的几场戏,但他却无愧于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。


    佟瑞欣记得《邹碧华》拍竣,他将片酬交到牛犇手上时,牛犇婉拒说:“这片子拍的是一个英雄,钱不能拿……”“那一刻,我知道牛犇老师比我更热爱艺术,他告诉我艺术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
 “回归常识,拿出玩命的精神”


    令人感动的还有秦怡。当90多岁的秦怡邀请佟瑞欣去青藏高原拍戏时,佟瑞欣犹豫了。因为他有高原反应,此前谢绝了所有高海拔地区的片约。但这一次,他反问自己,九旬高龄的老艺术家都能上高原,自己就做不到吗?于是他去了,与秦怡一起翻山越岭。在一场动作戏中,秦怡饰演的角色要滚下山坡,她拒绝用替身,佟瑞欣又一次被震撼。


    上戏党委副书记、院长黄昌勇说,来到上戏,可能意味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星光大道。但从进入上戏,到成为艺术家和行业翘楚,可能需要10年、15年甚至20多年的成长期,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批评这样一种错位现象——“玩命的中学、快乐的大学”。黄昌勇说:“我不知道在座新生特别是本科生是不是都做了‘快乐的大学’计划,建议改成‘玩命的大学’计划,希望你们回归常识,拿出玩命的精神!”


    场下,学生们聊起网上流传的一句话:在每天早晨,叫我起床的,不是闹钟,而是梦想……


上一篇:《白蛇》剧组赴塞尔维亚国际爵士戏剧节
下一篇:上海戏剧学院2022年艺术留学课程考试内容
报考指南
首页 / 新闻资讯 / 正文

上戏新生开学第一篇:师者故事

060911_p28.jpg


    教师节当天,牛犇以及老艺术家的师者故事,成为上戏2018级新生的开学第一课。干这行,确实有吸引人的地方,83岁老演员牛犇对上海戏剧学院新生说,鲜花和掌声更多时候是“传说”,“不瞒你们,我拍电影70多年,浑身上下有七八处伤,其中一些都是与生命得失那么接近……”


    今夏,年过八旬的牛犇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,20天后他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来信。可牛犇对00后们说,自己其实“没资格”站在艺术院校的讲台上,因为“我从没读过什么学校”,当年就是为了生活选择了这个行当。老爷子打趣说:“我是来看看你们,看看你们会不会成为优秀导演、编剧、演员,因为我还要靠你们继续‘吃饭’呢。”新生们听了,纷纷大笑。但转念一想,大家就明白,这其实是牛犇老师抛来的希冀。因为他非常明确地告诉大家,真的要干这一行,还得有足够的精神准备,鲜花和掌声背后,更多是付出乃至奉献。牛犇特别强调:“现在,我把你们看作未来的伙伴,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文艺工作者,让我们一起继续努力!”


    国家一级演员、上海表演艺术协会会长佟瑞欣透露了他与老师牛犇的故事。前年,佟瑞欣主演影片《邹碧华》,片中,牛犇的戏就一场,但牛犇却一早赶到片场,提早进入角色。佟瑞欣说,从《龙须沟》《牧马人》到《泉水叮咚》等,牛犇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正是短短的几场戏,但他却无愧于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。


    佟瑞欣记得《邹碧华》拍竣,他将片酬交到牛犇手上时,牛犇婉拒说:“这片子拍的是一个英雄,钱不能拿……”“那一刻,我知道牛犇老师比我更热爱艺术,他告诉我艺术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
 “回归常识,拿出玩命的精神”


    令人感动的还有秦怡。当90多岁的秦怡邀请佟瑞欣去青藏高原拍戏时,佟瑞欣犹豫了。因为他有高原反应,此前谢绝了所有高海拔地区的片约。但这一次,他反问自己,九旬高龄的老艺术家都能上高原,自己就做不到吗?于是他去了,与秦怡一起翻山越岭。在一场动作戏中,秦怡饰演的角色要滚下山坡,她拒绝用替身,佟瑞欣又一次被震撼。


    上戏党委副书记、院长黄昌勇说,来到上戏,可能意味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星光大道。但从进入上戏,到成为艺术家和行业翘楚,可能需要10年、15年甚至20多年的成长期,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批评这样一种错位现象——“玩命的中学、快乐的大学”。黄昌勇说:“我不知道在座新生特别是本科生是不是都做了‘快乐的大学’计划,建议改成‘玩命的大学’计划,希望你们回归常识,拿出玩命的精神!”


    场下,学生们聊起网上流传的一句话:在每天早晨,叫我起床的,不是闹钟,而是梦想……


上一篇:《白蛇》剧组赴塞尔维亚国际爵士戏剧节
下一篇:上海戏剧学院2022年艺术留学课程考试内容
快速咨询通道
学生姓名 *
联系手机 *
专业方向 *
备注